衡阳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依法行政  > 行政复议应诉 

衡府复决字【2016】17号

来源: 市法制办      发布时间:2016-07-07 00:00     

衡阳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衡府复决字〔2016〕17号

  申  请  人:湖南华兴工程建设有限公司

  住  所  地:衡阳市蒸湘区红湘北路75号

  法定代表 人:肖波,执行董事。

  被 申请 人: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住  所  地:衡阳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长湖路20号

  法定代表人:彭幼平,局长。

  第  三  人:李安民,男,1953年7月17日生,汉族。

  住  所  地:湖南省祁东县双桥镇同乐村7组

  委托代理人:肖运登,湖南省祁东县洪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2016年3月3日作出的(2016)衡工伤认字102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不服,于2016年4月27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2016)衡工伤认字102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请求复议机关依法作出张建军受伤不属于工伤的认定决定。

  申请人称:1、李安民并非是在工作时间受伤,根据张建军和罗国庆两人的陈述可以认定李安民企图将打包好的散装水泥装进槽罐车是在清早6点钟以后,其受伤时间不可能是在工作时间。2、李安民受伤并不是因为工作原因,张建军的陈述表明李安民是受水泥槽罐车司机的指派进行洒落水泥的清扫回收工作的,双方约定了酬劳为500元。另蒸民一初字第78号判决书也认定李安民是同湘B37775号罐车司机商议好500元价格后才与张建军、罗国庆等人开始清扫回收散装水泥的。3、被申请人认定李安民工伤的证据不充分,被申请人仅仅依据法院对李安民劳动关系、李安民申请认定工伤是否超过时效的判决就认定李安民为工伤显然缺乏证据支持。被申请人在认定工伤之前未与公司或公司管理人员进行任何的联系,也未开展相关的调查就轻率地认定李安民系工伤,其作出的工伤认定书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撤销。

  申请人向复议机关提供了八份证据:证据一,申请人工商登记资料;证据二,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证据三,公证书;证据四,蒸湘区法院2014年民一初字77号判决书;证据五,罗国庆调查笔录;证据六,周一凡、肖香卿调查笔录;证据七,蒸湘区法院2014年民一初字78号判决书;证据八,认定工伤决定书。

  被申请人称:接到李安民的工伤认定申请后,我机关依法进行了调查、核实,结合相关的判决、出院记录、调查笔录等资料查清李安民确系申请人的员工,主要从事清洁和门卫工作,2013年4月29日上午八点左右,李安民在工作时间回收地上的水泥至湘B37775号水泥罐子车时,由于汽盖爆炸受伤。李安民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地并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符合认定工伤的要件。我机关在作出工伤认定的过程中,坚持依法行政,及时受理,并履行了告知、送达义务,充分保证了行政相对人的权利,认定程序合法。综上所述,我局作出的(2016)衡工伤认字102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复议机关予以维持。

  被申请人向复议机关提供了五份证据:证据一,工伤认定申请表、受理决定书、协助调查通知书等;证据二,李安民的身份证复印件、复议申请人工商登记资料;证据三,出院记录;证据四,(2014)衡蒸民一初字第78号民事判决书、(2014)衡中法民三终字第236号民事判决书、(2015)衡中法行初字第47号行政判决书、(2015)湘高法行终字第409号行政判决书、调查笔录;证据五,认定工伤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第三人答辩称李安民与其工友是由湖南华兴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的领导费锡伍安排去清扫水泥并运送到搅拌机上去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2016)衡工伤认字102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有法律依据。株洲市国信公证处(2013)湘株国证内字第04220号公证书不合法,张建军并没有申请公证,公证书中没有张建军本人的签名,也没有公证员的签名,不符合法律规定。据此,请复议机关维持(2016)衡工伤认字第102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第三人向复议机关提供了10份证据。证据一,李安民的工作牌;证据二,株洲三三一医院住院病历资料;证据三,南华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据四,李安民问话笔录;证据五,罗国庆、周一凡、肖香卿调查笔录;证据六,株洲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证明书;证据七,蒸湘区法院、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证据八,蒸湘区法院、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证据九,李安民的工伤认定申请表;证据十,《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

  经审理查明:第三人李安民经华兴公司负责人吴辉介绍到长株潭城际铁路工程III标项目混凝土搅拌站上班,从事清洁与门卫工作。2013年4月29日上午,第三人李安民在清扫和回收地上的水泥至湘DB37775号水泥罐车辆过程中,在打开该车的水泥罐子盖板时,汽盖发生爆炸,造成其受伤,当即被吴辉送往株洲市三三一医院救治,2013年8月2日出院。2013年10月30日,第三人李安民向株洲市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其与中铁二十五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仲裁委员会于同年11月6日立案受理。中铁二十五公司于2013年12月13日向该仲裁委员会申请追加华兴建设公司为第三人。因该仲裁委员会未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仲裁,李安民向法院提起诉讼。2014年9月16日,衡阳市蒸湘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衡蒸民一初字第78号《民事判决书》,确认李安民与湖南华兴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湖南华兴工程建设有公司不服遂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2015年1月20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衡中法民三终字第236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5年4月30日,李安民向被申请人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被申请人以李安民的申请超过时限为由作出《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李安民不服,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5年7月2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该《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并责令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2015年11月23日,省高院作出判决,维持原判。2016年1月14日,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了李安民的工作认定申请,并于3月3日作出(2016)衡工伤认字1020号《工伤认定书定书》。以上查明的事实,有申请人、被申请人、第三人向复议机关提供的证据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机关认为:根据《工伤认定办法》第八条“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需要可以对提供的证据进行调查核实,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予以协助。用人单位、医疗机构、有关部门及工会组织应当负责安排相关人员配合工作,据实提供情况和证明材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2〕21号)第七十条“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书或者仲裁机构裁决文书确认的事实,可以作为定案依据......”的规定,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可以根据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认的事实对相关事实进行认定,“调查核实”程序不是认定工伤的必要条件。被申请人根据第三人李安民提供的申请材料、衡阳市蒸湘区人民法院、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决定中认定的事实对第三人李安民受伤的事实进行确认,符合法律规定。被申请人受理第三人李安民的工伤认定申请以后,于2016年1月15日向申请人寄送了“湖南省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但申请人未在法定期限内向被申请人提供证据材料。被申请人根据《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七条“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用人单位拒不举证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受伤害职工提供的证据或者调查取得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规定,在申请人未提供不认为是工伤的证据情况下,依据第三人李安民提供的资料及法院生效判决确认的事实作出(2016)衡工伤认字102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2016)衡工伤认字102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申请人、第三人如不服本决定,可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衡阳市人民政府

                                      2016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