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特色工作经验 / 

雁翔花垣②丨衡阳援建的首个项目,知道花了多少人力物力吗

▲衡阳路”现在已经是花垣县城交通主干道


花垣县城居民,几乎都到过“衡阳”,而且每天可能有成千上万人来到“衡阳”。因为花垣县城中一条主干道,就叫“衡阳路”。

▲三位当年参加“衡阳路”建设的老干部感叹花垣县城的变化


“变了!变了!完全认不出来了!”10月27日上午,时隔20多年,三位老干部重返“衡阳路”,其中年龄最小者也有64岁。不管他们如何细细观察比对,还是找不到当年记忆里的景象,一路唏嘘不断。

三位老干部均来自衡阳。汤正齐是衡阳对口帮扶花垣派出的第一批挂职干部之一,谢根银、张森林则是第二批接力者。而“衡阳路”,正是他们的工作成果之一,也是衡阳帮扶花垣援建的第一个项目。

▲要想富先修路,衡阳在花垣援建了不少乡村公路


在27年时间里,衡阳市、花垣县两地累计互派党政干部106名。

1995年4月,时年49岁的汤正齐被选派到花垣县挂职,他当时的身份是衡阳市农开办副主任。与他同一批被选中的还有衡阳市城建开发公司副总经理贺鹏程。

此前一年的9月,湖南省委、省政府下发《关于支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实施“八七扶贫攻坚计划”的意见》,确定衡阳市对口支援花垣县。

1995年6月,衡阳第一批两名挂职干部被当时的衡阳市委书记颜永盛亲自送到花垣县上任。汤正齐挂职花垣县副县长,贺鹏程则任花垣县委副书记。两个人带过去的还有衡阳的帮扶“诚意”——300万元帮扶资金。

“那个时候的300万块钱,算是一笔不少的钱了!”汤正齐说:“当时衡阳市市直一个中等规模的局,一年的工资加运转经费,也就几十万块钱。”

事实上,这300万元是衡阳为援建一条路而准备的资金。“去之前,衡阳方面已经综合研究敲定,所以我们的主要任务很明确。”

在汤正齐的记忆里,1995年的花垣县城很小,也很破旧。“街道就是沿着209国道的一段,跟现在很多小乡镇差不多。”

而援建的“衡阳路”在花垣县城外围,是319国道的一段,能够连接209国道。

“我们选择援建这一段主要是有两个考虑。一是这条路修建于抗日战争时期,坑坑洼洼,又窄;二是可以把县城骨架拉开,方便以后扩容。”汤正齐告诉记者。

按照规划设计,路长2.6公里,宽22米,双向四车道,水泥路面。在那时,绝对算得上是高标准了。

征地、铺路基,路的修建很快就有了实际性的动作。但汤正齐和贺鹏程并不参与具体事务,只作两地沟通桥梁,外加督促工作开展。汤正齐解释,去之前上面一再叮嘱,“说我们是去帮扶的,到花垣后不占权、不沾利”。

但“衡阳路”项目推进并不顺利。300万元不少,但对修建一条高规格的路来说,还远远不够。

▲花垣县城的建设留下了许许多多衡阳印记


第二批接力者谢根银、张森林就是因此被选派过去的。“老谢是当时的衡阳市发改委主任助理,我是衡阳市交通局党委委员、局长助理。让我们去,就是专门解决该路修建难题的。”张森林透露。

“当时概算这条路修好需要1300万块钱左右,花垣县是肯定拿不出钱来的。”张森林说,连请省里专家来做规划设计的费用都是衡阳出的。

“市委领导的指示是,想办法把这条路挤进国家计划的‘笼子’。”为此谢根银和张森林数十次前往吉首、长沙、北京,争取交通部和省交通厅的支持。两年时间里,陆续争取到各级资金800多万元。

衡阳也是竭尽全力。在财政并不太宽裕的情况下,追加资金支持,前后投入超过1000万元。同时,衡阳交通部门先后派出20多位专家、技术人员,“严把质量关,修一条放心路”。

张森林说,花垣县当时甚至连公路质量检测机构都没有。“他们提出这个问题后,我们技术人员带去了检测的机器设备。”

最终,“衡阳路”在2000年左右建成。“其中过程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一言难尽。”

▲衡阳援建的扶贫车间建在村民家门口,让村民实现家门口就业


当年,“衡阳路”两边尽是山头、农田、鱼塘;如今“衡阳路”已是花垣县城中心主干道之一,两旁高楼鳞次栉比。汤正齐、谢根银、张森林再也找不到20多年前的记忆,但那块上书“衡阳路”的巨大碑石记录了一切!

▲衡阳援建的花垣县职业高中艺体馆


基础设施帮扶概况

自1994年起,衡阳市在花垣县先后援助建设了衡阳路、衡龙农贸市场、祁垣大厦、县疾控中心、县妇幼保健院、县民族中学、县中医院高压氧舱项目、县职业高级中学艺体馆和各乡镇市政设施、饮水工程、乡村公路、农贸市场、医院学校等基础设施项目,累计投入建设资金712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