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特色工作经验 / 

雁翔花垣③丨衡阳帮扶队送来及时雨,湘西七绣坊走上电商路

“不好意思,来晚了。在外边赶拍一个视频才结束。”“湘西七绣坊大当家”石佳匆匆赶到位于花垣县石栏镇的公司总部,手里拿着一瓶牛奶,一袋面包。

“我的早餐,我先吃两口。”她说。当时,已经是10月29日下午两点。

“如果不是胡县长专门交代过,我真不一定赶过来接受采访了。”石佳快人快语,又解释:“这几个月差不多都是今天这个状态,太忙了。”石佳所提到的胡县长,是衡阳市挂职花垣县委常委、副县长的胡仲敏。

今年6月10日至13日,在胡仲敏的策划下,衡阳派出团队送教到花垣,开办了一期创新创业网络直播培训班。石佳是73名参训学员之一,还获评优秀学员。

衡阳市第一批对口帮扶挂职干部汤正齐表示,当年的帮扶主要以“输血式”为主,无法帮助从根本上脱贫。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首倡“精准扶贫”后,衡阳的帮扶更多的变为“造血式”,效果立竿见影。

也正是受这期培训影响,石佳打开了直播和视频宣传的大门,她在抖音平台上注册了“湘西七绣坊大当家”账号,粉丝量快速攀升。她的视频既宣传公司产品,也不忘推广湘西文化、美景和特产。

▲石佳创办七绣坊的初衷是“让妈妈回家” 


2017年7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的石佳返乡创业,成立湘西七绣坊苗服饰文化有限责任公司。

“创业的初衷,缘于石栏镇的众多留守儿童的触动,我希望能做点什么让‘妈妈’们回家就业。”石佳说,花垣县的妇女们很多有苗绣的技能,这是七绣坊成立的基础。但她们的苗绣产品找不到市场,很难转化为收入。

▲七绣坊目前吸纳了超过1200名绣娘


石佳聘请了4名苗绣非遗传承人作为指导老师,培训当地的女性。目前培训已进行22期,参训绣娘1000余人。“主要指导她们按标准化、市场化去生产,这样可以在家里接活。”

▲七绣坊绣娘在绣作品


37岁的田景花是受益者之一。她有2个孩子,大的15岁,小的才4岁。此前,田景花曾在江浙一带打工七八年,每个月也就2000多元的收入。2017年成为七绣坊的绣娘后,可以随时根据情况到公司接活,还能在家照顾孩子,收入也不比在江浙打工少。

但七绣坊的发展并不顺利。“2018年大亏,去年形势有好转差不多持平,谁知道今年一开始就遇到疫情。”开设在北京、济南、凤凰等地的5家实体店生意惨淡,产品积压,公司运转陷入困局。

▲七绣坊展示的部分产品


衡阳帮扶队的援助犹如及时雨。胡仲敏介绍,“我们支持了资金,帮七绣坊援建了机绣车间。然后邀请到直播名人薇娅免费帮忙直播带货。”通过薇娅直播带货和石佳自己联系明星肖战推介,七绣坊今年7—8月的网络销售额就接近1500万元。

▲石佳正在仔细检查绣品质量


在石佳看来,衡阳帮扶队的作用不仅仅是体现在明处。“胡县长隔三差五就会打电话问,‘你们缺什么、需要什么、我们能给什么帮助’。这让我最困难的时候有了无形的支撑,会想‘政府部门是在关注和支持我们的’。”

目前,七绣坊直接吸纳486名劳动力就地就近就业,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31人,间接带动1200余人从事苗绣相关产业。公司产品也打入法国时装周、北京时装展,逐渐树立了品牌。

▲衡阳在七绣坊援建的机绣车间


七绣坊直接影响也不只限于公司总部所在的石栏镇。公司所吸纳的就业绣娘,遍布3个县20多个村;周边有10多家合作社为七绣坊提供原材料。

石佳先后获得湖南省三八红旗手、全国文化旅游能人、湖南省“全国脱贫攻坚奖”推荐人、中国农村致富带头人等荣誉称号。

不过石佳开始更长远的思考。“过多的媒体宣传曝光会让我变得浮躁,我现在只想专注于做好公司产品。让自己沉淀下来,七绣坊才能走得更远!”

▲衡阳援建的电子扶贫车间

▲衡阳援建的服装厂


▲衡阳在十八洞村援建的无患子种植基地

产业发展帮扶概况

在27年时间里,衡阳援建了十八洞村白芨和无患子种植基地、龙潭镇服装加工车间、民乐镇湘诚电子加工车间、雅酉镇苞谷酒厂生产车间、石栏镇生猪养殖、苗绣基地、边城镇景区建设、孔雀养殖、黄金茶基地等数十个项目。

尤其是近年来,衡阳通过嫁接自身优势产业,在花垣县援建了黄花菜种植基地160余亩、油茶丰产林示范基地400亩,成为工作的特色和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