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动态信息  > 衡阳动态 
此间曾著星星火——数水口山工人运动风流人物
发布时间:2021-06-11 08:40      来源:掌上衡阳      浏览量:
字体:

▲水口山纪念馆

 水口山,位于常宁市湘江与舂陵江交汇之处,因群山叠翠而得名。水口山素有“世界铅都”“中国铅锌工业摇篮”之美誉,而更为人熟知的是一百年前在此发生的水口山工人运动。

1922年12月,在中共湘区委员会的领导下,水口山矿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水口山大罢工,并取得完全胜利。之后,水口山工人在军阀和反动当局的刺刀下,顽强坚持着斗争,直到1928年4月,参加水口山工人起义的八百工人跟随朱德、陈毅上了井冈山。长达6年的水口山工人运动在中国革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成为工人运动的先驱,是中国工农联盟的典范。

在水口山工人运动中,毛泽东、蒋先云、耿飚、宋乔生、毛泽覃、刘东轩、谢怀德等一大批优秀的共产党人在这座湘南小城中播种希望、抛洒青春,留下了鲜红热烈的印记……


毛泽东

水口山工人运动的导师

1921年10月的一个清晨,秋日衡阳,碧空如洗,毛泽东穿着洗得发白的蓝大褂,走在省立第三师范学校的林荫小道上,簇拥在他身旁的是三师进步团体“心社”的几个核心成员:蒋先云、夏明翰、黄静源等人。一行人自信、从容而笃定。连续几日,他们在商议衡阳建党的问题。

此时的毛泽东担任着中共湘区区委书记、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部主任,交谈之中,听闻水口山矿区有着三千产业工人时,毛泽东沉默了几分钟,之后意味深长地说:“水口山,我会去的。”

这句话,语气平缓却字字千钧,就如同一道闪电,他的光辉从此照进了水口山那深不见底、黑不见光的矿洞;就如同一股飓风,他的思想即将掀起水口山改天换地的风暴!

终于在1922年4月,毛泽东来到了水口山。几天的行程,他调查研究、开启民智,播撒了水口山的革命火种。

康汉柳饭店还在,这是一座农家二层阁楼式建筑。在此,一个又一个、一批又一批的工人骨干来拜访毛泽东,毛泽东热情爽朗地招呼他们,总是耐心认真地听着他们诉说,然后用简短有力的话语激励他们成长,他们中就有宋乔生、刘东轩、罗同锡等人——水口山的第一批党员。

康家戏台还在,这是一座清朝末年修建的坐北朝南砖木结构的戏台。毛泽东曾站在戏台上,发表了关于劳工伟大的演说,他的湘潭口音在四月春寒里如阵阵暖流。

忆苦窿还在,这是一处铅锌矿开采工场。毛泽东曾在此脱下长褂,与工人们蹲成一排抽着烟,在闲聊家常中讲述革命道理:工人不是天生就要挨饿受穷。

毛泽东离开水口山的日子,历史资料已无从考证,据水口山一些老人的转述,四月的细雨寒风中,他撑伞而立,十里八乡的群众夹道相送。

尽管之后毛泽东再也没有踏入水口山这片土地,但他在水口山工人运动的每一个阶段都发出了明确指示,在每一个节点都力挽狂澜。

毛泽东从水口山返回到衡阳,即明确指出:衡阳党组织应以水口山为重点,深入到水口山工人中去做宣传,发动工人、组织工人,为建立党组织打好基础。

1922年11月,毛泽东亲自指派蒋先云、谢怀德等去水口山矿区从事工人运动。

1922年12月11日到13日,在大罢工最关键时刻,毛泽东亲自率领省工团联合会代表与当局交涉,迫使赵恒锡及其军阀政府不得不承认工人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保证了水口山工人罢工的顺利进行。

在毛泽东的亲自指导和指挥下,水口山工人大罢工在持续23天后于12月26日取得了完全胜利,掀起了湖南工人运动的最高潮。1928年八百矿工上井冈,走上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历时六年的水口山工人运动在嘹亮的“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声中画下圆满的句号。

六年中,毛泽东在1922年播撒的革命火种始终照耀着水口山工人奋勇前行,并最终汇聚成了中国革命的燎原之火。


蒋先云

水口山工人运动的领袖

蒋先云,湖南新田人,生于1902年,牺牲于1927年,年仅25岁。他的生命如同一颗流星,在黑暗长夜中划出一道绚烂的光芒;又如同一颗恒星,始终照耀激励着那一代青年奔向革命。

说起蒋先云,大家的第一印象便是“黄埔三杰”之首。黄埔军校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据极其重要地位,特别是黄埔前六期的毕业生中走出了一大批国共两党将帅。而在这六期毕业生中,公认最优秀的非蒋先云莫属。时任黄埔校长的蒋介石曾说:“黄埔军校的这些龙虎之士,能够指挥他们的,只有蒋先云”。

蒋先云是黄埔时期国共两党竞相争取的虎将,面对蒋介石许以的高官厚禄,他毅然地选择紧跟共产党,并担任了黄埔军校党支部的第一任书记。而早在一年前,他便担任过共产党的支部书记,那是他和水口山工人运动的革命情缘。

1922年11月22日的水口山之夜,天寒地冻,在康家戏台前数百名工人却热血沸腾,他们集会在此隆重欢迎蒋先云、谢怀德、韦汉等同志。刚刚参加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的蒋先云第一次来到水口山。

蒋先云时年20岁,中等个子,身躯矫健,双目炯炯有神,谈吐铿锵有力。见面会上,他热情洋溢地向工人传播了安源罢工斗争的经验,并明确指出要迅速开展为捍卫工人生活利益而斗争的工人运动。

蒋先云的到来,使水口山工人运动迅速从幕后走上台前,从运筹走向爆发。

11月23日,水口山各科工人推选代表在康汉柳饭店举行了工人俱乐部筹备会议,公推蒋先云为筹备处全权代表。

11月25日,工人俱乐部筹备处发出了成立俱乐部的通知。

11月27日,水口山工人俱乐部在康家戏台宣布成立,三天之内,三千工人踊跃成为会员,蒋先云当选成为俱乐部主任。俱乐部成立之后,随即向矿局提出承认工人俱乐部有代表工人之权、津贴俱乐部经费、增加工人工资、均分红利等四项需求。

12月5日,水口山工人大罢工爆发了。当日,轰鸣的机器、喧闹的水口山矿刹那间沉寂,矿山停工,三千工人无一上岗,罢工布告和传单贴满了矿山的每一个角落。工人俱乐部发表罢工宣言,并进一步向矿当局提出了争取工人自由,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度,改善工人政治、经济、待遇等18项要求。

反动当局惊恐万分,一方面调来炮兵连开赴水口山,试图武力镇压,另一方面悬赏五百两白银谋杀蒋先云。面对屠刀,蒋先云大义凛然,沉着应对。暗杀无果后,反动当局又生一计,12月18日,水口山矿局指名邀请蒋先云前往磋商。工友们明知是计,纷纷劝阻,蒋先云却一身是胆,携同刘东轩赴会。

一进会场,大批矿警随即包围蒋先云两人,黑压压的枪口指向蒋先云。矿局老总叫嚣着“马上开工,否则就地正法”。蒋先云面不改色地大笑,然后斩钉截铁地说:“要扣留就扣留,要杀就杀吧,想要开工,嗯,就必须答应条件”。

僵持之际,闻讯赶来的三千多名工人团团围住矿局,众声高呼“不准杀害全权代表”“不答应条件拒不复工”……矿局一干人等手忙脚乱,只得连连赔罪,并礼送二人出了矿局大门。敌人阴谋再次破灭。

12月26日下午,工人俱乐部18项要求得到水口山矿局签字认可,至此,水口山工人大罢工取得完全胜利。

罢工胜利后,蒋先云在毛泽东的指挥下,继续推动水口山工人运动蓬勃发展,1923年5月初,湖南省首个矿山党组织中共水口山支部正式成立,蒋先云担任第一任支部书记。

1924年初,蒋先云在毛泽东亲笔推荐下,报考黄埔军校,从此离开水口山。

而天妒英才,第二次北伐战争中,担任团长兼党代表的蒋先云率军进至河南临颍一带。5月28日,北伐军与奉军爆发激烈战斗,敌众我寡之下,蒋先云身先士卒,策马杀向敌阵。不幸的是,连天炮火中,接连三次负伤:第一次,左脚中弹,他带伤上阵,手举军刀,率队冲锋;第二次,炮伤其马,他倒地后爬起高呼:“冲锋,冲锋,向前杀去”;第三次,弹片炸断皮带,插入腹中,顿时,血流如注,但他仍旧呼喊“追击敌人,不停!不停!”,直到用尽最后一口气。

壮士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人民会永远记住蒋先云,他是水口山工运的领袖,是水口山的儿子。


耿飚

水口山工人运动的闯将

一百年前,在常宁水口山矿区的数千工人中,有一千多苦难的敲砂童工,他们在敲击矿石的时候,会发出“哇、哇”的声音,就如同夏夜里此起彼伏的蛙鸣,因此被人称为“敲砂麻蝈”。他们不堪忍受压迫和剥削,最终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走向了光辉的抗争之路。

而曾任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的耿飚将军就曾是其中一员。

耿飚,湖南醴陵人,出生于1909年。幼年时期的耿飚家里穷的地无半亩,房无半间,不得不寄住在祠堂。1916年,耿飚7岁时,随父逃荒到水口山,投奔做工的堂舅宋乔生。

1922年,年仅13岁的耿飚作为家中长子,开始肩负养家糊口的重担,他交了保金,租了一柄三磅重的敲砂锤,从此当上了敲砂童工。

与众多“麻蝈”不同的是,耿飚常年习武使他身高体健,力大手快。他常帮衬其他童工完成定额,同时为人豪爽、嫉恶如仇,很快便成了童工的领头人。

水口山大罢工爆发后,耿飚带领童工们全部参加。为阻扰罢工,矿局磨刀擦枪,决定拿童工开刀。12月21日那天,选矿科长潘振纲带领一批矿警杀气腾腾赶到敲砂场,大声咒骂,威胁童工们开工。

他以为童工胆子小、好吓唬,他想错了。罢工半个多月以来,童工们在耿飚和俱乐部的训练下,早已无所畏惧,面对潘振纲的威胁,大家纷纷喊起来:“不答应条件,就不敲砂!”“不敲砂”“ 不敲砂”。潘振纲恼羞成怒,拣起竹篾,向童工打去。

敲砂场上一片混乱,童工们四散奔逃。正当潘振纲以为自己得逞之时,耿飚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此刻,耿飚全身力气都聚到了喉咙上,他尖声喊起来“哇……”,紧接着,几百个“敲砂麻蝈”也跟着“哇”“哇”“哇……”起来。这声“哇”,不再同往日,它集结了童工对世道不平的愤怒,对反动当局的鄙视,对罢工胜利的渴望。

在“哇”声中,小勇士们蜂拥而至,几百只挥舞的小拳头在砂场上空飞扬,潘振纲虽然手握武器,却连连后退、面色苍白。

在此起彼伏的“哇”声中,工人纠察队在宋乔生的带领下闻讯赶来,几个矿警灰溜溜收了枪,抱头鼠窜。

这就是水口山工运史上著名的“一二·二一童工大捷”。事后,中国劳动组织书记部发电表扬:“罢工十余日,俱乐部日夜训练,即幼童亦变为强夫矣!”

童工大捷,是耿飚光辉斗争革命史上迈出的第一步,从此他走向了波澜壮阔的无产阶级革命之路。

在大革命的血雨腥风中,他是东阳渡秘密运枪的地下共青团员;在湖南农运的风云乍起中,他是智勇双全的浏醴县游击队队长;在井冈山的峥嵘岁月中,他是能打硬仗的红军主力团长;在万里长征的铁血洪流中,他是突破重重包围的开路先锋;在抗日战争的九死一生中,他是保卫陕甘宁的主力战将;在解放战争的红旗漫卷中,他是战无不胜的兵团首长;在建国初期的艰难岁月中,他是长达20余年的多国驻外大使。

不管他身在何地,身居何职,耿飚将军都魂牵梦绕着水口山,他在回忆录中用三章篇幅记录了在水口山的革命成长经历,并深情地说:“水口山的十年,是我参加革命的起点。”

1991年10月8日,耿飚回到了阔别65年的水口山,在矿部那棵百年枫树下,望着热火朝天的生产场景,热泪盈眶……

从1921年10月毛泽东第一次指导水口山斗争到今天,水口山工人运动距今整整一百年。百年沧桑,但革命先辈的水口山故事仍在代代相传,他们所塑造的水口山工运精神:一心向党、听党指挥的忠诚精神,追求真理、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心系人民、扎根人民的民本精神,破旧立新、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如烈烈红旗在水口山土地上高高飘扬。

今天,在全党开展的党史学习教育中,重温水口山工人运动的历史,是一份情感,是一份鞭策,更是一份激励。我们将以此坚定信念、凝聚力量,并朝着创建千亿产值的国家级高新技术园区风雨兼程、砥砺前行。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